首頁 >資訊 >區塊鏈 > 詳情

无限法则手机测试版下载:比特幣3個月暴漲100%!幣圈回暖了?

發布時間:2019-05-14  作者:全天候科技  來源:未央網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角色 www.yicwr.icu   “比特幣現在多少錢了?”


  5月11日,郝銘突然在一個互金人士為主的微信群里發問。有人告訴他:6000多美元了。


  這時候,郝銘可能才意識到自己誤打誤撞發財了。去年底,郝銘的一位朋友因生意周轉向他借了一筆錢,到期還款時卻是山窮水盡,拿不出現金。最終,對方用比特幣償還了這筆借款,每枚比特幣折價約17000元人民幣,共計50余枚。


  “在我媳婦那里放著,我倆都不懂,這東西賣了(錢)能直接到賬嗎?”郝銘問。


  有人在群里給郝銘算了一筆賬:17000元人民幣/枚買進的比特幣,如今價格已突破48000元,相當于每枚凈賺30000元。50余枚比特幣價值200多萬了。


  盡管郝銘想盡快出手,落袋為安,但幾乎所有朋友都勸他拿住,因為比特幣最高點曾突破了20000美元,今年大家的期待還會更高。甚至有業內人士預測如果他能拿住一年半到兩年,有可能晉級千萬富翁。


  實際上,經歷了一年多的熊市后,比特幣在今年已經迎來了反轉。從2月份至今的3個月里,比特幣連續上漲。最近11天,其更是迎來11連陽,創下2017年以來最長的連漲周期。5月12日早上,比特幣突破7000美元點位,這也是繼2018年9月以來,比特幣重新站上7000美元大關。2018年12月比特幣價格曾跌至3100美元,自今年2月以來,比特幣價格已經翻倍。


1.jpg


  5月12日早上9:46,比特幣報7160.00美元,大漲9.41%。數據來源:華爾街見聞


  同期,其它的主流貨幣如以太坊、萊特幣等也出現了不同幅度的上漲。 過去24小時內,以太幣、比特幣現金、萊特幣和EOS都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比特幣的持續上漲行情給了郝銘突然的驚喜。而整個4月份,陶南的心情一直都不錯,熬過寒冬的他身心舒暢。


  讓陶南感受到溫暖的不只是氣溫,還有幣圈。1993年出生的陶南在一家區塊鏈公司擔任數據運營,但他表示公司并沒有多少真正的區塊鏈業務,主要還是發幣、炒幣。私下里,陶南也是一個堅定的數字貨幣投資者。在他看來,沒有幣圈,何以暴富,在房價早已高企的魔都,他認定要改變命運唯有炒幣,反正就那么點錢,只能搏大的。


2.jpg


  比特幣走勢圖,圖片來源:華爾街見聞


  陶南注意到,從去年底至今,比特幣交易量明顯增多,達到了之前的五倍左右。以他常用的一家交易所為例,平臺之前平均每天成交量在2.8萬比特幣,如今每天至少達到10萬左右比特幣,高的時候甚至到了17萬比特幣。據陶南預計,今年三月份至今,整個數字貨幣市場大概流入了500億美金。


  不過從2017年就進入幣圈的陶南迄今為止還沒賺到錢,因為2019年的小陽春并未撫平他在2018年的傷痕,從2017年12月到2018年12月,幣圈的主旋律就是一跌再跌,一直跌到了腳踝。


  “翻倍這點漲幅不算什么,去年有些幣種直接跌掉了99%的幣值,現在也就算個反彈吧,不過主流的數字貨幣都漲了,說明牛市的信號有了,我就是入場太晚了?!碧漳蝦芷詿亂徊ㄐ星櫚牡嚼?。


  陶南還算是幣圈的價值投資者,從來不買山寨幣、傳銷幣,只要有錢他就定投比特幣和以太坊。雖然在高點入場,但因為2018年11月份暴跌之后抄底了一波,因此賬戶已經接近持平?!霸儆幸徊ㄐ星槲揖妥?,未來兩年就靠這個了?!碧漳纖?。


  而陶南的一位同事,則在去年11份經歷大跌后就選擇了“就地臥倒裝死”,賬戶內金額變化堪稱“從瑪莎拉蒂到嘉陵摩托”,最近似乎已經回到了一輛經濟型轎車的數字,但距離回本還很遠。因此他現在沒有做任何操作,賣了虧本,補倉沒子彈。


  值得關注的是陶南是2017年底從互聯網行業離職加入那家區塊鏈公司的,當時拿到了不菲的工資。區塊鏈公司員工也都以90后為主。據獵聘網統計,區塊鏈技術開發和產品運營類職位是互聯網行業的1.9倍。但進入2019年后,區塊鏈市場低迷,行業整體薪酬下降壓力大于互聯網。同時區塊鏈行業還是高學歷,本科及以上學歷占了91.2%,平均年齡則為30.2歲,70.6%的從業者在25-35歲之間。


3.jpg


  事實上,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陶南只能拿到底薪,績效則一直被公司扣押。而每月除了給自己留點生活費,他基本上把所有的錢都投到了數字貨幣。在他所在的公司,這樣的人并不在少數。


  數字貨幣市場充滿了一夜暴富的故事,但對于大部分幣圈投資者來說,他們不是在虧錢,就是在虧錢的路上。惜越科技CEO朱成林是一位“幣圈老人”,浸淫幣圈多年。據他觀察,早期進入的人群都經歷過財富過山車,完全退出的可能還不到5%。


  1. 傳銷幣、資金盤沒有春天


  對吳迎春來說,時間還停留在寒冬,而且可能是無限期的冰封。


  2018年7月份,正值炎夏,在同事的推薦下,從事現金貸行業的吳迎春接觸到了一種叫COL的數字貨幣,據稱已經上了火幣網。根據當時的規定,投資者可以先以18000元/臺的價格買礦機,同時贈送20個COL幣,而每臺礦機每天能產生6個幣,一個幣的價格當時是600多元。這樣計算的話,不到一個月就能收回成本,以后再挖的幣都是利潤,相當于每天一臺礦機就能掙3600元,同時,如果投資者再推薦別人買1臺礦機的也能得到20個幣的獎勵,就是1萬多元。


  吳迎春公司里的幾個高管聯合購買了1000臺礦機,而他在上海的幾個朋友也買了近200臺礦機??醋潘僑戰方?,吳迎春也開始心癢癢,于是也進了場,手上的礦機逐漸從3臺增加到了18臺,又到了100臺。


  然而,快樂的時光非常短暫。8月份下旬開始,COL幣的價格一瀉千里,從600余元直接到了幾毛錢。大為失望的吳迎春甚至連賬戶都無心再打開,時間長了后臺都找不到了,“一提就心煩”。


  “都說現金貸暴利,但跟幣圈的收割機比,干現金貸的都是實干家,幣圈的真是太沒有底線了?!蔽庥褐兩袼燈鷲獗釋蹲識季醯梅叻卟黃?。


  工作原因,吳迎春后來曾接觸過一個福建大佬,才明白COL只是一些人做的資金盤——先在國外運營一年左右,然后上火幣網、以太網,再到中國收割韭菜。而到了中國,他們把區塊鏈科技和傳銷做結合,先邀請大佬站臺、四處開推廣會吸引用戶加入,再通過高額返利讓用戶去吸引身邊的親戚朋友加入,在達到頂端時直接砸盤、消失。


  據吳迎春了解,他參與的COL這個所謂的數字貨幣當時募資規模到了30億元左右,而其中至少有8000萬元來自他的朋友圈,這些人大都從事現金貸行業。


  而讓他憋屈的是,當他認為自己投資數字貨幣虧錢時,一個朋友直言不諱地說,“這個也算幣圈?這就是個資金盤!”


  吳迎春是被割的韭菜,林飛的朋友王云橋則是一位鐮刀手。兩三年前,王云橋還是個屌絲,進入幣圈后,他迅速賺幾個億,不過今天他已經出事了。


  據自媒體幣圈山海經,王云橋在2018年做了一個叫變態礦工的區塊鏈游戲(BTMC),游戲粗制濫造,但機制設計的頗為復雜。用戶參與后可以享受動態和靜態兩重收益,用戶推薦朋友參加也可以提成,而可以參與提成的等級達到了10級。王云橋幾乎推薦了身邊所有的親戚、朋友投入到這個項目,包括不少做高利貸的老板。


4.jpg


  圖片來源:幣圈山海經


  在大量用戶進入后,王云橋開始改變游戲規則并限制提現,同時還發布公告稱將推出礦機,停止提現。至此,BTMC開啟了跌跌不休之路,每天有30%-40%的跌幅,很多投資者每天看著單邊下跌的走勢圖,欲哭無淚,如今其幣價已由最初的6元變成了幾分錢。


  據林飛估計,王云橋靠這個項目圈到了3億元,雖然很多人報案但至今仍未立案,所以王云橋目前還處在自由狀態,甚至打算拿出5000萬給妻子豪賭。而由于得罪人太多,王云橋給部分親近的人退了錢且開始行事低調,其他虧錢的投資人就不在他考慮范圍內了。


  2. 幣圈的春天來了嗎?


  過去一個月,比特幣價格為何瘋漲,是幣圈回暖了嗎?


  北京金誠同達(上海)律師事務所從事區塊鏈方面法律事務的張烽律師認為幣圈是否回暖不好說,因為比特幣的價格上漲有多重因素,最近一些應用方面的利好可能有影響,比如最近Facebook 和螞蟻金服都提出了穩定幣計劃。


  5月5日,Facebook完成對加密貨幣項目代號“Libra”商標的收購。Facebook穩定幣項目代號為Project Libra。Facebook希望通過自己龐大的用戶基礎,加速推動其加密貨幣日常交易應用,并準備拉Visa和MasterCard這兩個全球最大的信用卡支付公司入伙。


  5月7日,螞蟻金服區塊鏈部門負責人張輝在第三屆“區塊鏈商業峰會”演講時提到,螞蟻金服正在探索如何以“某種形式的代幣”(some form of a token)在區塊鏈上發行數字資產。這些資產會與實體世界的某些價值相互掛鉤,例如法幣或其它類型資產。


  也有行業人士表示,這兩條信息對幣圈的影響并沒有那么直接,比如Facebook的穩定幣和比特幣等并不打通,只是和各國法幣打通而已,而且這個信息也不是最近才出來。


  朱成林則認為,目前幣圈很明顯在回暖,因為目前各個國家的交易所交易量都比之前有所增加,而去年熊市后,各大機構都在自救,包含資本、媒體、項目方、交易所等。最近出現的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首次交易發行,指以交易所為核心發行代幣;代幣跳過ICO這步,直接上線交易所)也帶動了一波上漲,但由于IEO的熱度已經結束,新的接力棒并未出現,因此他認為,這次回暖會很短暫,預計本月就會結束。


  不過在朱成林看來,幣圈真正的春天或者牛市并未到來,而本輪上漲的主要是主流數字貨幣,山寨幣有少部分被行情帶動略有回暖,但大部分山寨幣都沒有回暖。


  張烽提到,從中國監管方面來說,數字貨幣短期內還是以七部委九四公告為基本框架,近期的監管風險可能來自于整體性的金融監管環境的變化,另外今年4月9日發布的發改委《產業結構調整目錄》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列入淘汰目錄,目前尚未正式通過,但一旦通過以后,其具體影響還需要進一步觀察;而在數字貨幣的監管沒有成熟之前,很難有包含區塊鏈和數字貨幣整體上的春天。


  經歷了漫長的等待后,陶南、吳迎春們都還在期待幣圈春天的到來,但春天還要等多久沒有人知道。


 ?。ㄓκ芊謎咭?,郝銘、陶南、吳迎春、林飛為化名)

相關閱讀

評論已有 0

新版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