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 > 平臺動態 > 詳情

无限法则怎么玩:深陷?;?,創始人王征宇重回一線,能拯救信而富嗎?

發布時間:2019-05-27  作者:本站編輯  來源:本站原創  

无限法则第三赛季角色 www.yicwr.icu  

  日前,美股上市平臺信而富發布公告,對于年報延誤、股價過低所導致的退市?;齔黿饈?,并宣布將在業務運營及人事安排上做出調整,以重新符合上市標準。

  其中具體措施意味著,信而富創始人王征宇將回歸一線,而業務方向則再次轉型,在縮減個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的同時,信而富將回歸自己多年前賴以起家的老本行。

  然而,時間不可逆轉,行業格局早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信而富憑借此番調整能夠迎來轉機嗎?

  王征宇將回歸一線

  關于人事方面的調整,信而富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的副董事長兼聯席首席執行官Russell Krauss(拉塞爾·克勞斯)先生現在起不再負責公司的日常運營決策?!?/p>

  此時距離這位惠普前高管被任命為上述職務不足8個月時間,2018年9月25日,信而富發布公告宣布任命決定。

  當時信而富創始人王征宇表示,“在克勞斯先生的領導下執行我們的戰略計劃是加速信而富轉型和創造長期股東價值的最好方法”,“克勞斯先生將幫助我們加速公司的轉型,我們將推出一系列新舉措”。

  對于克勞斯履歷的介紹中,則特別強調此人曾“負責惠普最大業務之一的業務運營工作,并通過重大的轉型舉措為客戶和股東創造了巨大價值”。

  與此同時,信而富推出了商城購物式變相砍頭息、手機回租等一系列近乎慌不擇路的轉型嘗試。因信而富至今仍未發布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其轉型實際的成效不得而知。

  現在,克勞斯先生不再負責公司的日常運營決策,這意味著擔任董事長兼聯席CEO的信而富創始人、原CEO王征宇將回歸一線,重新負責公司日常運營決策。

  一系列會計處理手法 信而富延遲發布的年報業績或改觀

  信而富將年報延誤歸因于近期財務部門發生人員變動,以及需要對前期財務數據做出幾項調整,從具體的調整方法來看,經過一系列的會計處理手法,信而富稍后發布的年報業績很可能將有較大改觀,而2018年已經發布的3次季報,也將統一調整。

  首先,在會計處理上,信而富將從2018年2月開始,“取消生活貸質保計劃并轉為客戶忠誠獎勵計劃”。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表示,這基本上意味著,信而富要將生活貸質保計劃項下的資金,劃歸平臺所有,沖抵獲客營銷方面的支出來做會計上的處理。

  參考其他幾個美股上市平臺的財報披露規則,財報中所列的“限制性資金”,通常即為平臺質保計劃或者風險準備金的余額,信而富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限制性資金為290萬美元,而2018年第三季度財報減至250萬美元。

  關于將風險準備金性質的質保計劃資金劃歸平臺所有的合理性,從信而富的公開信息來看,僅能在2018年第二季度財報中找到相關信息,該季報在披露“交易與服務費毛收入總額”時提到“我們調整了生活方式類借款的定價模型,基于風險向借款人收取費用,并直接傳遞給出借人”,這或許意味著信而富生活貸質保計劃從這個時候開始即取消。

  此外,信而富還將對“出借人存管賬戶中的資金”及“支付給出借人的優惠券開支”做會計處理,但能夠讓財報業績獲得較大改觀的,很可能是諸多會計處理方法的最后一條——信而富將在年報中合并一個可變利益實體(“VIE”)的財務報表。

  不過,截至目前信而富并未公布該“VIE”具體所指,但通常而言,在財報表現持續低迷的情況下,上市公司不會將財務表現不佳的業務合并進財報,這意味著信而富將要合并進財報的這個實體,在2018年有著不錯的業績表現。

  業務方向再次轉型 或回歸賴以起家的老路

  經過會計處理而改觀的財報,或許能夠暫時提振股價,從而讓信而富重新符合紐交所的上市條件,但長遠來看,至關重要的仍然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公告中,信而富承認了目前平臺所處的流動性及盈利困境,受“三降”政策影響,進入平臺的出借人數量少于退出的數量,這導致出借人無法通過“到期債權轉讓”獲得回款,而只能等待出借項目下的借款人每月還款后才能得到回款,同時這也影響著平臺的營收。

  面對上述困境,信而富提出“公司將繼續運營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平臺,以機構投資人作為主要的出借資金來源”,同時“大幅削減除催收以外的各種與個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有關的業務運營”。

  截至目前,信而富平臺的資產端產品面向的均為個人借款者,而資金端也同樣是為數眾多的個人,現在提出大幅削減個人業務,同時將機構投資人作為主要資金來源,無疑于一場重大轉型。

  但一位業內人士指出,“P2P平臺對接機構資金談何容易?機構資金愿意錦上添花的很多,但真正雪中送炭的很少;何況,如果在陷入困局時尚且能夠拿到機構資金,那境況好時為什么不拿?機構資金沒有涉眾型風險而且成本也低,比個體出借人的資金好太多了?!?/p>

  同時,公告中提出,“未來,公司還計劃通過小額貸款公司發放貸款,并繼續為銀行和其他信用中介機構提供決策技術和軟件服務?!?/p>

  轉型小額貸款公司不失為一種可行方向,但同樣面臨資金來源問題。而業務方向的最后一條,為銀行等提供技術和服務,則讓人想起信而富初創時的故事。

  海歸博士踏足P2P借貸新興市場

  2001年,在美國消費信貸風險管理領域浸淫了十多年的王征宇回到了中國,這位美國芝加哥伊州大學統計學博士先后供職于Sears和Grey MDS等公司,合作客戶遍及全球最頂尖的商業銀行、信貸公司等。

  帶著信貸風險管理專家的頭銜,王征宇回國便創立了首航財務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下稱「首航財務」),主要業務是為國內銀行提供消費信貸和信用卡解決方案,不少國有大行、股份行都是首航財務的客戶。

  根據首航財務官網上的介紹,巔峰時,它曾與一半以上的全國性銀行及眾多金融、科技機構都有業務合作,提供貸后決策管理系統、授信決策管理系統等各類信用風險管理服務。

  按現在的眼光來看,這是最具增長潛力、最有商業前景的金融科技To B模式。只可惜,那是本世紀初,中國金融市場改革起步不久,銀行卡剛剛實現全國聯網通用(2002年銀聯才成立),更別提消費信貸和信用卡的發展。

  2005年,王征宇創立了信而富企業管理有限公司,除了繼續涉足風險管理方面的業務之外,還做了一段時間信用卡發卡代理,直到2009年才轉換了商業模式。

  這一次,他也是早早地踏上一個新賽道——P2P。

  整合了首航財務和信而富之后,新公司于2010年推出了中國式P2P,即線下+線上的模式。

  彼時,作為舶來品的中國P2P行業還處于相對早期的階段,但在美國和英國,以Lending Club、Prosper和Zopa為代表的P2P平臺冉冉升起,并逐漸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有著光鮮履歷和海歸背景的信而富團隊自然也得到了資本的青睞,在首航時期,公司于2005年和2007年先后完成了規模300萬和2100萬美元的兩輪融資;爾后在2015年,信而富又獲得了由Broadline Capital領投,瑞銀投資銀行(UBS Investment Bank)等跟投的C輪融資,規模為3500萬美元。

  與當時普遍出身草莽的P2P平臺不同,擁有良好從業背景和風控經驗的信而富團隊從一開始切入的便是高難度市場——件均額度較大(6000-10萬)、貸款期限較長(平均期限20個月)的信用貸款,主要通過線下獲客。

  跟Lending Club、宜人貸一樣,信而富也建立了自己一套的信用評分體系。由于國內沒有像FICO一樣成熟的信用分模型,公司需根據自己能夠掌握的數據,包括信用卡記錄、結合薪資、職業、家庭狀況等自己對用于進行識別和劃分。

  彼時,宜人貸將用戶劃分成ABC的四個等級,信而富則將借款人分成七個類別,每一個評級對應一個預期的違約率,從1到7信用度依次降低,信用風險逐級上升。

  不過,曾經在銀行業踐行的信貸管理經驗并沒能在P2P行業成功復制。事后來看,這段線下展業的成績并不理想。

  一方面獲客成本居高不下,根據信而富招股書中的信息,線下獲客的生活貸款,獲客成本從2014的825美元,漲到2016年約1072美元。而該產品件均收入不過1500美元,獲客成本就占了比70%。

  另一方面,面對面獲客并沒有降低貸款風險。以2010年為計算起點,其生活貸款的整體壞賬率(M6+)截至2014年底、2015年底和2016年底分別是7.3%、11.8%和14.9%。

  事實上,這也是中國P2P行業發展初期的一個普遍困境:線上+線下的模式抬升了獲客成本的同時,并沒有有效利用互聯網的技術和優勢提升效率、減少風險,進而優化商業模型。

  王征宇也看到了這個瓶頸。于是,2015年開始,信而富轉而發力線上小額信用貸款,信而富將這個業務命名為現金貸,即無消費場景的小額信用貸款,期限在14天至3個月、額度在500元—6000元之間。

  在推廣現金貸業務之初,信而富的渠道重心并不在自己平臺手中,而選擇了與騰訊、百度等一批互聯網巨頭合作,將它們的流量優勢與自身的風控能力相結合。

  這種優勢互補的方式很快便奏效了,當時與信而富對接的QQ客戶端,月活已經達到近6億,這直接帶來了信而富業務規模的暴漲,半年內該產品累計放款超過150萬筆。

  而盡管業務規模增勢迅猛,但在營收和利潤方面,信而富一直表現不佳。

  在同業賺得盆滿缽滿的那幾年,信而富幾乎沒有盈利過。公開數據顯示,信而富從2015年到2017年虧損金額分別為3000萬、3300萬和3700萬美元,虧損呈逐步擴大的趨勢。

  進一步來看,從2014年到2016年,信而富的總營業務費用從5856萬美元增長至8922萬美元,同期營收卻從5776萬美元減少至5586萬美元。營收不斷收縮,費用逐年增長,這在P2P市場一路狂飆的那幾年頗為少見。

  2018年年初開始,從宏觀層面的貨幣政策收緊,到針對行業的現金貸、P2P整治;從要求P2P平臺雙降到三降(降余額、降人數、降店面),從利率限制到規模收縮,層層加碼。

  在此背景下,P2P行業接連遭遇了幾輪暴雷潮,來自輿論、市場和監管的壓力達到一個頂峰。與此同時,共債風險快速上升,資產質量加劇惡化。大多數平臺,尤其涉及消費金融、在線借貸的公司不得不轉而收縮戰線。

  但內外交困的信而富卻開始了一波求生操作。

  2018年4月開始,信而富的用戶們發現改了名字、升級了服務的貸款產品更加不好用了。因為借款額度常常告罄,他們不得不通過成為付費會員或在商城消費等形式增加搶到借款額度的概率。這不僅不利于用戶體驗,更變相提高了用戶的綜合借款成本。

  在當時的市場情況下,這樣的套路并不鮮見。表面上看,平臺是希望收取更多費用,但實在是因為背后的資金供給緊缺所致。財報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信而富的交易規模幾近腰斬,而后的二季度環比又進一步下降了17%。

  規模收縮、增速放緩等問題導致信而富的虧損進一步加劇,為此,它不得不通過裁員、關店,減少獲客、運營投入等方式節流。僅2018年二季度便縮減了15%的人員,關閉20多家線下數據驗證中心,并將線下獲客的部分產品全部轉到了線上。

  在市場環境惡化、用戶信心不足的時期,這些操作并沒有扭轉頹勢,反而加劇了不安情緒。根據其披露的信息,過去一年,信而富進行了至少4次重要人士變動,包括CRO、CFO、CSO等核心高管和董事紛紛離場。

  到2019年初,信而富平臺上的債權轉讓難度加大,隨后并正式通知平臺的投資用戶,從4月15日起,對客戶的本金和收益兌付作出調整,開始實施分月兌付。

  這則告示無疑成為了信而富的病危通知,加劇了市場和用戶的恐慌,終于在4月17日跌破了1美元警戒線,而在過去一個月時間里,信而富的股價依然在持續下跌。

  18年風雨路

  從2001年王征宇回國創業,到2010年推出P2P平臺,期間長達十年的時間里,王征宇及其公司所做的事情,就是與各大銀行合作,做授信決策管理和貸后決策管理。

  現在,又一個十年馬上就要過去,王征宇和信而富兜兜轉轉,或許不得不重新走回老路。

  但時間畢竟已經流逝了,國內金融科技的發展早已今非昔比,而王征宇也不再是那個頭頂光環,剛剛旅美歸國的王征宇。

相關閱讀

評論已有 0

新版反饋